欢迎来到春韻網

春韻網

当前位置:

羅晉老師“自殺”虐哭全網:出道32年,他終於修煉成了黃金戲骨!

时间:2020-01-11 07:38:06编辑:李月亮阅读(377)

不妨擡頭看看月亮

要說最近最火的虐心大戲,那一定是《鶴唳華亭》!

“太好哭了”“淚要流乾了”“心疼太子”……

大結局還沒到,高能的劇情就把一票觀衆給哭得稀里嘩啦。

而前不久,太子羅晉的老師“盧世瑜”下線,更是讓全網“哭到昏厥”。

爲了保住被誣陷的太子,盧世瑜將所有罪責一力擔下,最終慷慨赴死,自盡於侍衛刀下。

臨走前凜然一聲“太子殿下,臣去也!”讓無數網友直呼“心碎了一地”。

飾演盧世瑜的王勁鬆動作不多,但那一立、一跪、一撕、一揚,就把一位殷殷老臣形象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說起王勁鬆,大多人可能還不知道這個名字,但對他的臉,你一定不陌生。

他是《琅琊榜》裏重情重義的言闕,是《軍師聯盟》裏忠於漢室的荀彧,還是《大唐榮耀》裏貢獻了無數表情包的任嘉倫老爸——唐肅宗李亨。

更重要的是,只要是王勁鬆演的劇,口碑都不會差到哪去。

不信?那就看看他的作品:

可以說,王勁鬆這個名字,就是“精品”的代名詞。

但即使拍了很多好作品,王勁鬆卻沒有“飄”過。

和很多浮躁的娛樂圈明星不一樣,入行32年,王勁鬆一直是個特別能沉下來的人。

0 1

你一定想不到,看上去文質彬彬的王勁鬆,當初竟然是以“喜劇苗子”的身份被招進江蘇省戲劇學校的。

“我身上肯定有某種缺陷,呈現出了滑稽的一面。”

這個第一次離開家鄉來到省會的少年,剛入學時臺詞背不好,功課趕不上,笨拙得像一隻“醜小鴨”。

再加上同學們幾乎都是高等學校出身,只有中專學歷的王勁鬆更是覺得自己平凡無奇、無比渺小。

幸好,他在這裏遇上了自己生命中的貴人——程俊老師。

有次放暑假前,程老師特地留了王勁鬆談話:

“我擔心你基礎打得不好,你暑假能不回徐州嗎?如果你留下來,我專門給你免費補課。”

試問人在一生中能遇到幾個貴人?面對老師的熱心提議,王勁鬆連連點頭。

爲了不辜負老師的特殊照顧,在那個炎熱的暑假,王勁鬆幾乎天天都泡在學校學習。

然而,儘管學業有了着落,但住宿卻成了問題。

王勁鬆的家裏條件不好,租不起賓館,只住得起學校的宿舍。可暑假期間宿舍都被封上了,怎麼進去呢?

王勁鬆沒辦法,只能翻牆了。

於是他每天都像做賊一樣偷偷溜進宿舍,而且怕被學校保安發現,他每次回來都不敢開燈。

悶熱的夏天蚊蟲多,王勁鬆卻在牀上大氣都不敢出。

黑不拉嘰的寢室,沒有電,沒有光,還沒有小夥伴一起嘮嗑,正常人一般住不了幾天,就會打退堂鼓了吧?

可王勁鬆沒有。

在一個個漫長的夏夜,他躺在牀上,一遍又一遍地回味着老師白天給自己講的油畫、雕塑、音樂,忽然就覺得漆黑的深夜裏照進了光。

“我那時才知道,這個世界有好多美好的事物。”

有了老師的提點,王勁鬆進步很快,畢業後,他順利被分配到了南京市劇團。

你以爲一場小城青年的逆襲大戲就要開始了嗎?

並沒有。

因爲長得沒啥辨識度,所以王勁鬆在很多時候,只能在劇團裏打打醬油。

“沒有人告訴你怎麼演戲,只有人催你去出苦力。”

有時候,王勁鬆甚至得按劇團的要求,黑白袍子一罩,對着鏡頭來回轉——黑麪表示壞的牆,白麪表示好的牆。

這哪裏是演戲?分明就是一道具嘛!

更慘的是,因爲單位的薪水實在少得可憐,王勁鬆連個搭夥的地方都找不到,只能慘兮兮地住在環境簡陋的資料室。

環境雖然艱苦,但王勁鬆從沒打過退堂鼓。

工作的時候,他在一邊靜靜觀察別人演戲;閒下來的時候,他幾乎把資料室的書都看了個遍。

那幾年的時光與其說是歷煉,更像是一場修行,讓他在浩瀚書海和濟濟人才中,認識到了世界的廣闊。

而曾經的所見所聞,也在他的心中紮下了根,變成了一種長遠而深刻的力量。

0 2

90年代中期,國內影視行業全面開花,成天被劇團晾在一邊的王勁鬆,感覺自己的春天要來了。

他開始去各個劇組找活幹,而且拍一次就有15元“大票”。

這可比話劇團的工資高好幾倍呢!嚐到甜頭的王勁鬆,幹得更帶勁了。

他經常在幾個劇組裏趕場子,再加上演技不錯,搞的來南京的導演都知道有個叫王勁鬆的人,一有需要就在電話裏call他。

1999年,王勁鬆結識了圈內出名的熱心腸老大哥——傅彪。

有天兩人一起喝茶,傅彪就問他:

“勁鬆,你是一個好演員。可待在這兒就要被埋沒了,你想過去北京嗎?”

日子剛變好的王勁鬆有點飄,他想也沒想就回答:

“去了北京不認識人,還得到處送資料求人拿角色,太沒面子了。”

傅彪就直接懟他:

“你在南京就有面子了?”“你的有面子就是不管什麼戲都接?”

王勁鬆直接慫了,他後來感慨:“這一針扎的挺準的”。

傅彪一席話,點醒了沾沾自喜的王勁鬆,剛過完年,他就收拾行李去了北京。

自己本身就演技不俗,再加上傅彪的強力引薦,王勁鬆很快在北京生存下來。

2005年,傅彪病重,王勁鬆得知消息後,忙趕到醫院見了他最後一面。

彌留之際,傅彪送給了老友最後一句話:

“一定要好好演老生,演好這個你以後就不愁沒飯吃。”

王勁鬆點點頭,忍痛送了好友最後一程。

同年8月,傅彪與世長辭。

在以後工作的十幾年裏,王勁鬆一直都把傅彪的話銘記在心底。

他從來不和頂流的鮮肉鮮花們爭搶市場,而是選擇做一個硬核的配角,穩紮穩打地提高演技。

爲了能演好《軍師聯盟》裏的忠臣荀彧,他幾乎一年時間泡在劇組,把三國的史料都研究了個透;

爲了能演好《北平無戰事》的王蒲忱,他終日煙不離手,一直在想怎麼抽菸才能傳達出人物的情感,最後抽得咳嗽比臺詞還多;

演《破冰行動》裏頭號反派林耀東的時候,他不僅親自琢磨如何設計服裝道具,還練出了一種說一不二的強大氣場,讓觀衆直呼演技炸裂!

同種類型的老生,他總能演出別樣的層次感。

出道32年,王勁鬆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有啥就接啥的小年輕。

他把自己定位在適合的領域上,潛心打磨,步步精進,儘管遊離在主角的光環之外,但卻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舞臺。

0 3

你知道豆瓣上評分最高的國產電視劇是哪部嗎?

它也是最讓王勁鬆難忘的電視劇,因爲在裏面,他扮演了一個非常關鍵的人物——總管太監楊金水。

鏡頭下的楊金水,打破了以往熒幕上太監陰陽怪氣的形象,他奸邪狡詐又不泯人性,被譽爲“中國電視劇30年來第一太監”。

但盛名之下,很少有人知道王勁鬆爲角色吃的苦頭。

爲了演好楊金水裝瘋那場戲,他不僅大冬天裏被潑了12桶冷水。

從頭到腳還被扎40多根銀針,晚上都發燒了。

現在要是哪個演員爲了演戲做到這個地步,肯定是要被吹上天的吧?

但一向低調的王勁鬆,卻不願把這件事放大。

在他看來,有些東西如果被一再強調,就變成了矯情。

就好比一個司機和乘客邀功:“我車開的不錯呢!”那樣——這本來就是你應該做的,有什麼好炫耀的呢?

有一次,一個年輕演員向王勁鬆炫耀自己背熟了臺詞,但沒想到王勁鬆不僅不買他的帳,反而罵了他一通:

“背臺詞是你上戰場的那支槍,你能告訴我,你到了戰壕裏沒拿槍嗎?

你多不要臉哪?”

王勁鬆還因此登上了熱搜,很多網友都在下面力挺他:“這纔是真正的老戲骨!”

很多人都說王勁鬆身上有種老成的氣質,而他在舉手投足間透出的沉穩與謙和,正是需要時間慢慢積澱的。

儘管是國家二級演員,王勁鬆卻把自己的姿態放得非常低,他常說:

“演員就是一塊磚,哪裏需要往哪搬。”

他從來不屑於在公開場合談論自己的敬業,也從來不會爭着成爲萬衆矚目的焦點。

今年《破冰行動》開播那天,王勁鬆特地在朋友圈放上了9張照片。

其中有他敬重的老戲骨,有他喜愛的年輕人,有劇照,有合影,最後一張纔是自己。

他寫道:“感謝導演,感謝優秀的團隊,感謝真正的演員。”

沒有自滿的誇耀,也沒有暗戳戳的邀功,他以謙遜的姿態,詮釋了一種高貴的穩重,和老藝術家的風骨和尊嚴。

0 4

“喝酒別叫我,喝完別找我。”

這是王勁鬆的微信個性簽名。

王勁鬆不愛應酬,不愛喝酒,但愛喝茶,他的性格也像茶一樣,淡泊無爭,香遠益清。

他不僅自己開了一家“鬆臨茶舍”,還建了一個喝茶羣。

裏面有韓棟、林江國、晉鬆等圈內好友,幾個人沒事就聚在一起,以茶爲紐帶,談演戲,談理想,談生活。

有人調侃他是“裝茶的古井”,他報之以淡然一笑:

“我都這個年紀了,沒必要逼自己幹不願意幹的事情。”

在王勁鬆看來,喝酒越來越癲狂,而茶淨身靜心,是修身養性的不二選擇。

面對周遭的浮躁,他始終知道給自己留一方精神的空地,思考生活,也耕耘心中的理想。

“我希望我厚重的時代特徵和民族記憶呈現出來,而不是雜亂無章的低級品;

我希望把難以言說的靈魂解讀出來,而不是你看後即忘記的人物。”

今年暑假,他拍了一部無贊助、無銷售、無宣傳的“三無”綜藝——《鄰家詩話》。

和其他綜藝不同,王勁鬆並沒有把《鄰家詩話》的娛樂性放在首位。

節目的每一集都圍繞一首詩展開,在極具中國風的庭院裏,三五好友圍坐一起,相對飲茶,閒話風雅。

而王勁鬆作爲茶館的主持,起承轉合間遊刃有餘,像是一位親切的大家長,將那些今古傳奇娓娓道來。

品茗,讀詩,彈琴,流觴……

一羣志同道合的雅士們聚在茶案邊,像是展開了一場與古代文人的對話,融匯古今,意興深遠。

他們用自己的方式,致敬了舊時光裏的古人,也引發了千年傳承的華夏共情。

共青團中央評價《鄰家詩話》:

“人生必得先找到自己,找到自己的那顆赤子之心,找到那個無所畏懼的自己,才能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價值。”

對王勁鬆來說,何嘗不是如此?

遠離世間的浮華,他終於在自己開闢的詩意園地上,找到了心靈的歸屬。

像一片茶葉投入水中,儘管沒有酒的味道濃烈,但沉底自有香。

回首王勁鬆的經歷,你會發現他其實和我們所有人一樣,年輕過,迷茫過,也浮躁過。

19歲從家鄉出到省會,他面對學習的壓力,感到自卑又緊張;

而剛畢業不久,面對高薪片酬的誘惑,他一度忙到“沒有靈魂”。

但經歷過生活種種,王勁鬆逐漸把心沉下來,舉手投足間多了一份坦然,也多了一份從容。

有人問過他對自己晚來成名的看法,他答道:

“有人喜歡看春花的絢爛繽紛,有人喜歡看落雪的寂靜無聲,這都是美的。”

他真心實意地愛着不完美的自己,也用心經營着理想中淡而有味的生活。

而正是因爲“沉”了下來,才讓他給原來被浮躁填滿的內心,透進了一束光。

這世間繁華過眼,我們在追求理想中的生活時,從來離不開明朗而沉穩的心境。

就像李宗盛說過的那樣,耐心一點,專注一點,做一些事,對得起自己,對得起歲月。

很多時候,把心變得踏實些,路就能走到了。

-END-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